第一百三十八章 寒冬良药

作者:凉桃花 字数:2253 更新:2021-01-26 17:32
阿生眸子瞬间凛起,寒光如同箭矢朝莫秋苑刺去。
莫秋苑因为几次计划落败,心内本就窝着火,又被顾长安的奴才顶撞。她腾地站起,朝阿生扇去。
顾长安冷下脸,立马拦住。谁知莫秋苑生出一股劲,摔在了地上。使得她的手不小心划在了莫秋苑的脸上。
“顾长安!”
她收起手,蔻丹指尖沾了些血迹,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沈归廷扶起莫秋苑,莫秋苑躺在他怀内凄凄切切地哭着,如同小兽。好似她欺负了莫秋苑一般。
“你为了一个下人,竟然打秋苑?”沈归廷强压怒气道。
他从没见过顾长安这么偏袒别人,这让他心里生出一股怨气,隐隐带着酸涩味。怎么都觉得不对劲,沈归廷觉得自己是不是病了。
他的心里,只能有莫秋苑一人啊!
顾长安看着莫秋苑那副可怜相,眼底冰冷:“我没动手,是她要打我的阿生……我不过拦住了她,谁知她这么柔弱就栽在地上了。”
“还有……沈归廷你搞清楚,你叫我来吃早膳的!我可不是听你质问我的!”
“你的阿生?”
沈归廷心里的酸味更加浓郁,他看向顾长安:“你也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是丞相府内的主母!”
顾长安冷笑一声:“你心里本就没有没我这个夫人,如此心疼莫秋苑,何不与我和离。也算让我圆了你的好姻缘,不用整日在府内受我的气!”
“你……”沈归廷脸色倏地阴冷下去,她就这么讨厌当这个主母吗?
顾长安并不想待下去了,欲要转身离去。躺在沈归廷怀内的莫秋苑小声啜泣起来:“夫人若不喜欢我,我便离开丞相府。”
“还请廷哥哥不要因我和夫人吵架,都是秋苑的不好。”
沈归廷只觉莫秋苑的哭声烦躁,还是安抚道:“不怪你,是顾长安她不识好歹,欺侮你。”
顾长安听着身后两人你侬我侬的话,咬着唇瓣转身:“莫秋苑,我又没做错。明明是你一二三
阿生眸子瞬间凛起,寒光如同箭矢朝莫秋苑刺去。
莫秋苑因为几次计划落败,心内本就窝着火,又被顾长安的奴才顶撞。她腾地站起,朝阿生扇去。
顾长安冷下脸,立马拦住。谁知莫秋苑生出一股劲,摔在了地上。使得她的手不小心划在了莫秋苑的脸上。
“顾长安!”
她收起手,蔻丹指尖沾了些血迹,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沈归廷扶起莫秋苑,莫秋苑躺在他怀内凄凄切切地哭着,如同小兽。好似她欺负了莫秋苑一般。
“你为了一个下人,竟然打秋苑?”沈归廷强压怒气道。
他从没见过顾长安这么偏袒别人,这让他心里生出一股怨气,隐隐带着酸涩味。怎么都觉得不对劲,沈归廷觉得自己是不是病了。
他的心里,只能有莫秋苑一人啊!
顾长安看着莫秋苑那副可怜相,眼底冰冷:“我没动手,是她要打我的阿生……我不过拦住了她,谁知她这么柔弱就栽在地上了。”
“还有……沈归廷你搞清楚,你叫我来吃早膳的!我可不是听你质问我的!”
“你的阿生?”
沈归廷心里的酸味更加浓郁,他看向顾长安:“你也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是丞相府内的主母!”
顾长安冷笑一声:“你心里本就没有没我这个夫人,如此心疼莫秋苑,何不与我和离。也算让我圆了你的好姻缘,不用整日在府内受我的气!”
“你……”沈归廷脸色倏地阴冷下去,她就这么讨厌当这个主母吗?
顾长安并不想待下去了,欲要转身离去。躺在沈归廷怀内的莫秋苑小声啜泣起来:“夫人若不喜欢我,我便离开丞相府。”
“还请廷哥哥不要因我和夫人吵架,都是秋苑的不好。”
沈归廷只觉莫秋苑的哭声烦躁,还是安抚道:“不怪你,是顾长安她不识好歹,欺侮你。”
顾长安听着身后两人你侬我侬的话,咬着唇瓣转身:“莫秋苑,我又没做错。明明是你一二三再而三地针对我,阿生不过帮我说了话,你便要打她。”
“香膏的事我不想追问,但不代表我是软柿子。你若再没完没了纠缠,我也不会对你客气的!”
冷芒尽露,气势汹汹与以往的顾长安天差地别。
沈归廷心口突地跳了起来,怀内莫秋苑的脸色却阴沉了半,她听到了沈归廷的心跳声。这个本该属于自己丈夫的男人,竟然对这个凶辣蛮狠的顾长安心动。
可笑……
真是讽刺。
她抵着上颚,咬的唇瓣出血,眼底深幽地如同恶鬼。满眼藏着愤恨和不甘,她的嫉妒已经随着沈归廷的爱意,破出胸腔。
顾长安说罢也离开了,她深深看着背影,眼底的泪水翻涌。
“归廷,你能别离开我吗?”莫秋苑搂着沈归廷的腰际,双手极力的攀爬,希望面前的男人被自己占为己有。
沈归廷愣了愣,说道:“自然不会!”
“当真?”她带着哭腔又问。
沈归廷眸色晦暗,点头。
她与沈归廷自幼在一起,沈归廷一直都是喜爱她的,也只有她。
除了她,谁也不能被归廷喜欢……
心里念着,莫秋苑哭得越来越汹涌,沈归廷的心思却跑到了九霄云外。
从内厅离开,顾长安气愤地念叨着:“都是你杏珠,非要我去吃早膳。明摆着不是让我去吃狗粮吗?”
“狗粮……”
顾长安轻咳了声:“没什么!”
她扭头找杏珠发现杏珠不见了,身后只跟着阿生。刚刚和她说话是阿生?顾长安尴尬地笑着:“杏珠去哪了?”
阿生低着脸,淡淡:“杏珠姑娘被其他婆子叫走了。”
顾长安嗯了声,想到了什么停住脚步:“阿生,你刚刚其实不必帮我的。”
阿生抬起眼,未答。
她却低低笑着,摸着阿生的脑袋:“我还以为你是榆木脑袋,没想到你竟然会替我说话!看来你脑袋里也装有顾长安的。”
他深深藏着脸,不敢让顾长安发现自己脸上的红晕。
“小姐……”
顾长安卷着笑,问:“怎么了?”
“阿生心里只有小姐。”
顾长安笑出了声,继续揉着阿生的脑袋:“可不能只装着我,我还要给你寻门亲事呢!”
他脸色微滞,蒲扇着眼睫:“阿生不要亲事……”
顾长安却没把这话放在心里,走在游廊里,欢愉笑着:“我瞧着入冬后这几日雪下得极大,阿生……”
“你觉得我趁此机会,不如在百草堂出一味新药如何?”
大雪纷飞,女子咦哝笑语,宛然雪下的梅花绚烂,烈阳炽热。他晲着,眼内映衬着这一幕。
嘴角深深露出了笑,点头。
顾长安当机立断便打定了主意,从游廊走下,欲出府。
阿生在后望着,绵绵白雪独红影斜立在雪上,眼底激起层层波澜。
去百草堂后,顾长安扎在了药材堆里。如她所想,这几日京城多了许多受寒的病人,她思量半炷香,制出了一味入口即化的冬寒良药。
不仅驱寒还能提高免疫力。
三日后。
此药一经推出,果然大卖。顾长安凭借这味药,得民心。百姓现在络绎不绝赞扬着她的良药,这事也传到了宫内。
太后宣她进宫,肯定是要赏赐她。她见机会来了,内心雀跃。正好可以借太后之手除掉吴品宣,不过……她去之前要带上一人。
按照原书剧情,皇上疑心顾家,若她一人只做善事,怕是不能让顾家安好。这些时日她做顾长安,也算是把顾家当成了自己的家。
顾万新虽是个混不吝,但他也是自己的弟弟。顾家好,她便无后顾之忧了。于是顾长安打算带着顾万新进宫,想着混个眼熟。
次日一早。顾长安让杏珠把顾万新请来,来时顾万新风风火火,穿着八宝旗卦袍,腰间的玉佩快串成了葡萄。
好不气派!
顾长安抽搐着嘴角,顾万新怎么出场这么夸张。难道因为是反派,所以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他顾万新吗?
打赏
我是广告
回详情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123
APP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下载APP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保存
取消
月票
打赏
已收藏
收藏
顶部
看漫画 首页 排行 分类 免费
搜索
历史记录 清除历史
今日热搜
消息
历史

你暂时还没有看过的小说

「 去追一部小说 」
查看全部历史
收藏

同步收藏的小说,实时追更

你暂时还没有收藏过小说

「 去追一部小说 」
查看全部收藏

元宝

0

积分

0

月票

0

卡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