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穷并快乐着(小结局)

作者:芹玉 字数:4082 更新:2020-09-23 10:38
温琦接过那沉重的大皮箱,轻轻掀开箱盖,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她没有见过那么多钱,以前在宿舍里闲聊的时候,大家都说,“有了一百万,就可以少奋斗10年;有了200万,基本可以半退休了。”
“那就开个两百万,也试试看做个两百万的有钱人是什么滋味。”她选择瞒着父亲,自己出来了断这件事。因为昨天回家之后她找东西,无意中看到父亲把从来不动的房产证翻出来了,她猜测父亲是准备把房子卖了,帮自己打官司。
她心里很难过,不忍心再让父亲为自己操心,她决定让这件事就此了结,而且两百万这个价码对温琦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她眼前这个精致优雅的女人显然已经被折磨得身心疲惫,下巴更尖瘦了,眼睛里有了红血丝,显然是睡眠不好引起的。尽管倦容画在脸上,秦菲语还是认真仔细地处理着手头上的事,拿出拟好的协议,很郑重地交到温琦手里。
八块儿也从自己脖子上取下项链,拿出SD卡放到桌上。温琦把协议递还给秦菲语,秦菲语拿起笔在协议上签了字。
调解协议
甲方:秦菲语
乙方:温琦
因温琦被肖叶辉(秦菲语之子)性骚扰一事,现双方经协商一致,达成以下协议,共同遵守:
一、甲方就肖叶辉骚扰温琦一事,向乙方表示诚挚的道歉;
二、甲方于2012年9月5日前赔偿温琦各项损失贰佰万元,此赔偿为一次性解决问题,以后甲方不得以任何理由就此事向甲方或肖叶辉提出赔偿;
三、乙方在收取甲方款项时,须向甲方出具收据,并出具谅解书,请求司法机关从轻处理肖叶辉;
四、本协议自双方签字即生效,不得反悔。
本协议一式三份,双方各执一份,派出所留存一份。
甲方:乙方:
2012年9月5日
附:2、收据
今收到肖叶辉家属赔偿温琦的各项损失款项贰佰万元(2000000元)。
收款人:
2012年9月5日
附:3、谅解书
因肖叶辉性骚扰温琦,肖叶辉家属已向温琦表示诚挚的道歉,并赔偿温琦各项损失贰佰万元(2000000元),已得到温琦的谅解,恳请司法机关从轻处理肖叶辉。
书写人:
2012年9月5日
温琦粗略看看上面的字,抓起笔,唰唰在纸上把自己的名字签了几遍。扔下笔,秦菲语马上将那几张纸牢牢攥在手里,神情紧张地看了又看。温琦则是不屑一顾的表情,轻松地提着箱子,对八块儿说声“走吧!”,人已经走到门口。
八块儿快步上去,很自觉地接过她手里的大箱子,凑到她耳边,“温琦,我们现在去哪里?”
温琦神秘地笑笑,小声给出答案,“刻字社,然后去报社,再去儿童福利院!”
八块儿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毫不犹豫地跟着温琦去了。
温楚斌买菜回来在屋里找不到温琦和宋一纬,心说,刚出院怎么就跑到外面去了,在家休息一下不行吗?
他这几天心烦意乱,自己都觉得自己唠叨了。算了,给小周打个电话问问律师的事吧。先做些准备,需要多少钱,自己赶紧去筹备一些,不行就卖了房子,回学校住宿舍去。
温楚斌为这些事儿心里正乱着呢,电话里周劲石却带给他更莫名其妙的消息——温琦打电话给他,取消了请律师的事情。
“这不可能吧?!”温楚斌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再次大声确定一遍。
“叔叔,您也别着急,我看温琦肯定也是有自己的打算,我一会儿到您家来
温琦接过那沉重的大皮箱,轻轻掀开箱盖,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她没有见过那么多钱,以前在宿舍里闲聊的时候,大家都说,“有了一百万,就可以少奋斗10年;有了200万,基本可以半退休了。”
“那就开个两百万,也试试看做个两百万的有钱人是什么滋味。”她选择瞒着父亲,自己出来了断这件事。因为昨天回家之后她找东西,无意中看到父亲把从来不动的房产证翻出来了,她猜测父亲是准备把房子卖了,帮自己打官司。
她心里很难过,不忍心再让父亲为自己操心,她决定让这件事就此了结,而且两百万这个价码对温琦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她眼前这个精致优雅的女人显然已经被折磨得身心疲惫,下巴更尖瘦了,眼睛里有了红血丝,显然是睡眠不好引起的。尽管倦容画在脸上,秦菲语还是认真仔细地处理着手头上的事,拿出拟好的协议,很郑重地交到温琦手里。
八块儿也从自己脖子上取下项链,拿出SD卡放到桌上。温琦把协议递还给秦菲语,秦菲语拿起笔在协议上签了字。
调解协议
甲方:秦菲语
乙方:温琦
因温琦被肖叶辉(秦菲语之子)性骚扰一事,现双方经协商一致,达成以下协议,共同遵守:
一、甲方就肖叶辉骚扰温琦一事,向乙方表示诚挚的道歉;
二、甲方于2012年9月5日前赔偿温琦各项损失贰佰万元,此赔偿为一次性解决问题,以后甲方不得以任何理由就此事向甲方或肖叶辉提出赔偿;
三、乙方在收取甲方款项时,须向甲方出具收据,并出具谅解书,请求司法机关从轻处理肖叶辉;
四、本协议自双方签字即生效,不得反悔。
本协议一式三份,双方各执一份,派出所留存一份。
甲方:乙方:
2012年9月5日
附:2、收据
今收到肖叶辉家属赔偿温琦的各项损失款项贰佰万元(2000000元)。
收款人:
2012年9月5日
附:3、谅解书
因肖叶辉性骚扰温琦,肖叶辉家属已向温琦表示诚挚的道歉,并赔偿温琦各项损失贰佰万元(2000000元),已得到温琦的谅解,恳请司法机关从轻处理肖叶辉。
书写人:
2012年9月5日
温琦粗略看看上面的字,抓起笔,唰唰在纸上把自己的名字签了几遍。扔下笔,秦菲语马上将那几张纸牢牢攥在手里,神情紧张地看了又看。温琦则是不屑一顾的表情,轻松地提着箱子,对八块儿说声“走吧!”,人已经走到门口。
八块儿快步上去,很自觉地接过她手里的大箱子,凑到她耳边,“温琦,我们现在去哪里?”
温琦神秘地笑笑,小声给出答案,“刻字社,然后去报社,再去儿童福利院!”
八块儿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毫不犹豫地跟着温琦去了。
温楚斌买菜回来在屋里找不到温琦和宋一纬,心说,刚出院怎么就跑到外面去了,在家休息一下不行吗?
他这几天心烦意乱,自己都觉得自己唠叨了。算了,给小周打个电话问问律师的事吧。先做些准备,需要多少钱,自己赶紧去筹备一些,不行就卖了房子,回学校住宿舍去。
温楚斌为这些事儿心里正乱着呢,电话里周劲石却带给他更莫名其妙的消息——温琦打电话给他,取消了请律师的事情。
“这不可能吧?!”温楚斌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再次大声确定一遍。
“叔叔,您也别着急,我看温琦肯定也是有自己的打算,我一会儿到您家来一趟吧,我正好也找小宋聊一聊。”
温楚斌丢魂似的放下电话,不知道是震惊还是麻木,他无法相信温琦自作主张的决定。昨天她还在自己跟前撒娇,说一辈子不离开自己呢,今天她就毫无征兆地决定她自己的人生大事了,他一时接受不了。
不就是捐赠善款吗?搞得动静不小,武汉时报的记者也被请来了,大红条幅足有十几米长,比福利院的大门口宽度长多了。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兴高采烈地扯着横幅,孩子们开心地笑着,场面异常热闹。
八块儿被温琦推到了镜头前,而她自己却戴着墨镜躲进了人堆儿里。虽然不情愿,但他硬着头皮上了。“我是受天池环境治理公司的经理肖叶辉的委托来处理捐赠事宜的。是这样的,我们肖经理是一位非常有爱心的人,他从小就喜欢孩子,他常说如果自己有能力了,就要好好回报社会,让这些失去父母疼爱的孩子过上有保障的生活。”这段话开头说得有点紧张,但说到最后八块儿自己都想笑,表情一下放松了。
一位记者发问,“请问肖先生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种方式来宣传,我的意思说,很多人不喜欢将自己的私人捐赠行为进行大鸣大放地宣传。”
八块儿听完记者的话,想都没想就说,“肖经理是希望他的爱心举动能唤起更多人关注慈善事业,当然他本人因工作繁忙无法亲自到达现场,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下次会亲自来。”
人群中的温琦看着被自己硬推上去的八块儿从不知所措到沉稳应对,既惊讶又欣喜,想不到八块儿在众目睽睽之下还如此沉稳,吹起牛来一套一套的;更惊喜八块儿是个有思想有潜力的男人,自己竟不小心拾到一个宝。
好不容易应付完记者的发问,八块儿从人堆里挤出来,要往温琦身边走,眼瞅着快要靠近的时候,又被福利院的院长给拽住了。那家伙人没到肚子先到了,差点撞到八块儿。他热情地握住八块儿的手,好像见到几十年没见的亲爹一样,可是看到他满脑肠肥的样子,八块儿就十分不爽,但脸上还是皮笑肉不笑,说,“院长同志,肖经理马上要提副总了,您知道的,他可能还会再来的,不过您们做事要让人放心,善款是如何使用的请做个明细发到天池公司,不然他会不高兴的。”
胖子的大肚子里装满了机灵,他不停点头,依旧紧紧握着八块儿的手,“一定,一定,请转告肖经理,我们随时欢迎他到我们这里参观检查。”
肖长坤风尘仆仆地赶回家,推开门就看到肖叶辉躺在沙发上,秦菲语一拿到调解协议就迫不及待地把儿子弄出了局子,还准备晚上在酒店摆一桌,叫上秦开宇和肖厚乾两家,给儿子压惊。
肖长坤的飞机意外地准点到了,秦菲语没有料到他会这么早下飞机,刚刚还在厨房里为儿子煮粥的她来到客厅想问问正在休息的儿子想吃什么小菜送粥,却看到怒气冲冲的丈夫一把将儿子从沙发上揪下来,“啪”就是一耳光。
被扇得晕头转向的肖叶辉险些趴在地上,惊叫一声的秦菲语冲上去用身体护住儿子,火冒三丈地瞪着自己的丈夫,一家三口自导自演的家庭战争一触即发
回到自家楼下,温琦松开八块儿的手,转身看着他,“你能理解我的做法吗?”
八块儿一愣,点点头。
“你怪不怪我把钱全部捐出去了?”
八块儿不说话,只是摇摇头。
“你说话啊,两百万呢,你就没想到用两百万买些啥吗?”
八块儿傻笑不语。
“说话,不说话,我就走了。”温琦假装生气要自己上楼,被八块儿拉住,“这样做才是你,我就喜欢你这样!”
听这话,温琦才扑哧笑了,八块儿趁机拉住她的两条胳膊,要拥她到怀里。
“八块儿!温琦!”周劲石的突然出现让一对小情侣有些尴尬,赶紧撒手。周劲石见了也不避讳,“你们别遮遮掩掩了,公开算了,免得还有登徒子惦记着我们的温琦。”他冲八块儿一扬头,“八块儿!”打趣着说,“以后温琦走到哪里你可都要说清楚,‘这是我女朋友,你们老实点哦!’”
温琦脸红,假装撩起腿来要踢周劲石,却被八块儿拽进怀里,三个年轻人互视一笑,轻松地往家里走去。
“爸,我们丢钱了!”
“啊?丢了多少?”
温琦一脸沉重表情,竖起两根手指。
“两千?”
温琦摇头。
温楚斌想着八块儿他一个穷学生身上能有多少钱,猜两千都是高看了了。难道温琦还有秘密没说?
“别忽悠我了,丢了多少钱?”
“两百万?”温琦垂头丧气地说。
“你们上哪儿去弄两百”温楚斌起先还倒吸一口凉气,接着反应过来,周劲石也好像明白了一点,等着温琦给出答案。
“你们刚才干啥去了?石头说你们把律师也退了。”
“我们去丢两百万了!”温琦一本正经地说。
在温楚斌和周劲石惊讶的眼神里,温琦很认真地说,“我们把钱丢到儿童福利院了,不信你问八块儿,就是他丢的。”
温楚斌和周劲石有点不相信地看着八块儿,八块儿看看自己曾经有幸捧过两百万的手,点点头。
温楚斌和周劲石有点明白了,“琦,你们和肖家了断了?”
“是的,爸爸!”温琦看着一脸惊讶的温楚斌,突然觉得父亲被自己骗得很无辜,,“不过爸爸,我想你会支持我的是不是?”
温楚斌松口气,“爸爸支持你,你长大了,自己的路自己走吧。”
九月十七日,八块儿准备返家了,当然这段时间自己和温琦是朝夕相处,情投意合,真是舍不得分开。
八块儿再没有顾忌,用力吻上温琦的小嘴,吻得她差点窒息。温琦使劲推开他,涨红了脸嗔怪地说,“你变态啊,有你这样的吗,我差点喘不上气了!”
一个憨憨的笑给温琦,八块儿煞有介事的表情,唱着,“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你去想一想,你去猜一猜,KISS代表我的心。”
温琦的小拳头落下,轻轻砸在八块儿的肩头,胸口,“你变态,讨厌,我打死你!”
八块儿也不躲避,轻轻攥住她的两只手腕,把她圈进自己的怀抱,下巴轻轻抵住她的小脑袋,那稍稍长长的柔软发丝散发着女孩特有的香气,轻软的刘海在白净的小脸上勾勒出柔美的线条,那张清秀的小脸让八块儿觉得自己一辈子都看不够。
“琦,还有几天才开学,要不和我回广州吧。”
“我才不去呢,跟你去吃龙虎斗啊,恶心死了!”
“不让你吃那个,最多让你吃个“三叫”啦!”
“什么是三叫啊?”
“就是刚出生的小老鼠,眼睛还没睁开那种,用筷子一夹——支儿~~~~一声,按到酱里,支~~~~二声,放到嘴里一咬,支~~~~三声!”
“哎呀,你好恶心啊!”温琦挣开他,随手拿起一边的杂志,痛扁这个不要脸的家伙。他左闪右躲两下,又轻轻抓住温琦的两腕,拥她到怀里,“琦,不要离开我了,以后你就是我的,我就是你的,我们再也不分开,好不好?”
温琦用力挣扎却挣不开,“你讨厌”她话刚说到这儿,剩下的言语就被宋一纬的吻严严堵在嘴里
完。
打赏
我是广告
回详情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123
APP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下载APP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保存
取消
月票
打赏
已收藏
收藏
顶部
看漫画 首页 排行 分类 免费
搜索
历史记录 清除历史
今日热搜
消息
历史

你暂时还没有看过的小说

「 去追一部小说 」
查看全部历史
收藏

同步收藏的小说,实时追更

你暂时还没有收藏过小说

「 去追一部小说 」
查看全部收藏

元宝

0

积分

0

月票

0

卡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