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绝色厨娘

作者:云若 字数:3794 更新:2020-09-23 10:38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经过完了年,过完了元宵节,春天悄然而至。
现在的斯幽开始为自己忙碌起来了,过年之前,华少渊就来钟府提亲了,然后他们的婚事定在桃英缤纷的三月。
桃之夭夭,灼灼其会。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正是婚嫁最佳的时节。
二月的时候,斯幽就开始为自己设计嫁衣。
她觉得自己还是现代人,所以她不想穿像别人那样嫁衣,而要自己设计一套别致的,为了不过分特立独行,颜色还是大红色,只是布料花绣跟别的嫁衣不同。
斯幽并不会缝织和刺绣,所以嫁衣的缝织和刺绣都是钟夫人和叶臻完成的。
叶臻这段时间经常回钟府,她回来自然还住自己原来的房间,斯幽每天都去找她,两个人在一起说说笑笑,同时也赶制斯幽的嫁衣。
“小姐,老爷叫你过去一趟。”
正在和叶臻商量花色和丝线的搭配,阿绣走了进来,对斯幽说父亲找她。
“表妹,舅舅叫你,你快去吧。”
叶臻听了,便催斯幽,斯幽站了起来,跟着阿绣走了出去。
“爹爹在哪叫我过去?”
“老爷在书房里。”
斯幽哦了一声:“我自己过去就行了,你回去帮臻姐姐捻线吧。”阿绣答了一声,转身回去了。
斯幽来到书房门口,轻叩了三下门,里面传来钟盛的声音:“是幽儿么,进来吧。”
推门进去,斯幽看到父亲正拿着一本书,见到她进来,十分欢喜的样子,叫她过去:“这是爹爹自己编的一本菜谱,以后就交给你了。”
斯幽接过,随手翻开,里面的各色菜品,都明详细的做法,甚至不家图解,这全是钟盛的心血。
“爹爹,这本菜谱应该对您来说很珍贵吧。”
钟盛微笑道:“珍贵倒是谈不上,不过是爹爹钻研馔饮之道这几十年来的全部心血,你现在对馔饮这道领悟已经很深了,你做的东西,有的连爹也不会做。这本菜谱爹就送给你了,你以后如果可以,也可以把自己的钻研也补上去,再传将下去。”
“那女儿收下了,多谢爹爹。”
斯幽欢喜把菜谱捂在心口,满面欢喜。
钟盛欣慰的看着女儿,笑道:“幽儿,其实咱们还有一个宝物,爹也想传给你。”
“什么宝贝?”
一听到有宝贝,斯幽心里满是好奇。
“你跟来爹来。”
钟盛一边说着,一边推门出去,斯幽更是好奇,急忙跟上。
两人来到一个房子前面,这个地方斯幽很少来,是钟府最偏僻的一角,而这个房子在斯幽的印象里,也似乎是无人居住的。不过她现在观察这里,竟然十分的干净,门上也没有一点灰尘,定然是有人经常在这里打扫的缘故。
“宝贝在里面吗?”
斯幽一边问,一边兴奋的想要推门。
钟盛笑道:“推门进去。”
推开门,里面光线明亮,虽然摆设简单,但是干净整洁。
“那就是咱们家的宝贝,幽儿你看。”
斯幽好奇顺着钟盛的手指方向看去,看到在房间的正中央的最里面的桌上,有一口黑色的砂锅静静的被放置在那里。
心都跳漏了一拍,那口锅斯幽太熟悉了,那个分明就是钟鼎送给她,而她也因此穿越到这里的黑砂锅。
竟然在这里,它竟然就在钟府里。
之前斯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经过完了年,过完了元宵节,春天悄然而至。
现在的斯幽开始为自己忙碌起来了,过年之前,华少渊就来钟府提亲了,然后他们的婚事定在桃英缤纷的三月。
桃之夭夭,灼灼其会。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正是婚嫁最佳的时节。
二月的时候,斯幽就开始为自己设计嫁衣。
她觉得自己还是现代人,所以她不想穿像别人那样嫁衣,而要自己设计一套别致的,为了不过分特立独行,颜色还是大红色,只是布料花绣跟别的嫁衣不同。
斯幽并不会缝织和刺绣,所以嫁衣的缝织和刺绣都是钟夫人和叶臻完成的。
叶臻这段时间经常回钟府,她回来自然还住自己原来的房间,斯幽每天都去找她,两个人在一起说说笑笑,同时也赶制斯幽的嫁衣。
“小姐,老爷叫你过去一趟。”
正在和叶臻商量花色和丝线的搭配,阿绣走了进来,对斯幽说父亲找她。
“表妹,舅舅叫你,你快去吧。”
叶臻听了,便催斯幽,斯幽站了起来,跟着阿绣走了出去。
“爹爹在哪叫我过去?”
“老爷在书房里。”
斯幽哦了一声:“我自己过去就行了,你回去帮臻姐姐捻线吧。”阿绣答了一声,转身回去了。
斯幽来到书房门口,轻叩了三下门,里面传来钟盛的声音:“是幽儿么,进来吧。”
推门进去,斯幽看到父亲正拿着一本书,见到她进来,十分欢喜的样子,叫她过去:“这是爹爹自己编的一本菜谱,以后就交给你了。”
斯幽接过,随手翻开,里面的各色菜品,都明详细的做法,甚至不家图解,这全是钟盛的心血。
“爹爹,这本菜谱应该对您来说很珍贵吧。”
钟盛微笑道:“珍贵倒是谈不上,不过是爹爹钻研馔饮之道这几十年来的全部心血,你现在对馔饮这道领悟已经很深了,你做的东西,有的连爹也不会做。这本菜谱爹就送给你了,你以后如果可以,也可以把自己的钻研也补上去,再传将下去。”
“那女儿收下了,多谢爹爹。”
斯幽欢喜把菜谱捂在心口,满面欢喜。
钟盛欣慰的看着女儿,笑道:“幽儿,其实咱们还有一个宝物,爹也想传给你。”
“什么宝贝?”
一听到有宝贝,斯幽心里满是好奇。
“你跟来爹来。”
钟盛一边说着,一边推门出去,斯幽更是好奇,急忙跟上。
两人来到一个房子前面,这个地方斯幽很少来,是钟府最偏僻的一角,而这个房子在斯幽的印象里,也似乎是无人居住的。不过她现在观察这里,竟然十分的干净,门上也没有一点灰尘,定然是有人经常在这里打扫的缘故。
“宝贝在里面吗?”
斯幽一边问,一边兴奋的想要推门。
钟盛笑道:“推门进去。”
推开门,里面光线明亮,虽然摆设简单,但是干净整洁。
“那就是咱们家的宝贝,幽儿你看。”
斯幽好奇顺着钟盛的手指方向看去,看到在房间的正中央的最里面的桌上,有一口黑色的砂锅静静的被放置在那里。
心都跳漏了一拍,那口锅斯幽太熟悉了,那个分明就是钟鼎送给她,而她也因此穿越到这里的黑砂锅。
竟然在这里,它竟然就在钟府里。
之前斯幽也想过,她竟然穿越成了和钟鼎一样的姓氏,是不是有什么巧合,现在看来不单单是巧合了。
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斯幽站在离那口锅大概有三步的距离停住了。
“这是什么?”
钟盛走了过来,手指那口砂锅:“这是皇上御赐的御锅,你去看它的锅内壁。”
不知道为什么,斯幽感觉有点害怕,她有点不敢靠近,她怕她一靠近那口锅,它会立即发出来一道光线,然后她就会消失在这个时代里。
她不要回去,她还没有嫁给华少渊。
斯幽站在离它有两步的距离,向里面看去,里面有飞龙的图案。斯幽想起来,钟鼎送给她的那口锅,里面有磨花的纹饰,现在想来就是这飞龙了。
“幽儿。”
斯幽收回心神,急忙答应了一声。
钟盛微笑道:“爹爹现在看你经营酒楼,学习厨艺,都是有极高的天赋,爹也很欣慰,之前你把皇上御赐匾额挂到了酒楼里,如果你想酒楼发展的更好,你把这口锅也拿去吧,这才是咱们家最高的荣耀,这口锅是当今圣上在十年前,命最好的工匠打造出来的,而且雕琢龙饰,是绝无仅有的荣耀。”
斯幽急忙摇头:“不要了,这口御锅还是留在家里吧,酒楼的生意已经很好了。”
钟盛微笑:“也好,有你的聪明和经营天赋,也不用这些虚头的东西。”
等出来了那间房子,斯幽紧绷的心弦才松懈了下来,刚才她真的害怕,不敢去碰解那口砂锅。
看来她穿越到的是钟鼎先祖的时代,想到这里,她不禁有些好笑,没有想到她竟然成了钟鼎的先祖。不过钟鼎应该是钟云舒的后代,而她却是要嫁出钟家的。
自己刚才对那口锅如此惧怕,就是害怕自己突然再穿越回去。她站在花园里,低头思索,难道自己已经完全融入和依赖这个时代的生活了吗?竟然这么惧怕回去属于自己的时代。
斯幽想到爹爹娘亲,想到钟云舒,想到叶臻,想到华少渊,这些人,让她依恋,让她不舍,是这些人给她的感情,让她不想再离开了。其实她就算穿越回去,也可能不会再回到从前的曲斯幽了,她穿越过来之前是出了车祸的,她隐隐记得,自己那时候就算不是死了,也会成功植物人。就像真正的钟斯幽,其实她在从马上摔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她自己占了她的躯壳,而继续活了下来。
从开始认识钟鼎,到他送自己锅,然后再阴差阳错的穿越到钟斯幽身上,冥冥之中似是天意。
既然天意如此,又何必去强行改变呢?
想到这里,斯幽紧绷的心绪和激越的思想都淡定了下来,她现在不需要想这些事情,她现在应该去做的,是准备自己的婚礼,然后欢欢喜喜的做华少渊的新娘。
到了三月,嫁衣终于做成。
大红的颜色,长长的水袖能拖到地上,而裙子侧是用一层一层的红纱做成了,每一层都用更深一色的红色丝线绣满花叶,从下到下,花叶从稀到密,在裙摆处开满繁花。
盖头也是用同样的方式做成的,好几层的红纱,每层都绣着粉色的桃花,若是只有一层,看着十分的单薄,但是十几层红纱错落的叠在一起,便满是春意了。
阿绣和阿绯把嫁衣铺开放在榻上,眼里都是满满的惊艳,从来没有人的嫁衣是这个样子的,但是同时也从来没有谁的嫁是这样美的。
叶臻也在一旁笑道:“现在倒是突然有点后悔当初没让你帮我设计嫁衣了。”
“现在后悔也晚了。”
斯幽笑着看着叶臻,叶臻脸上微红,现在的叶臻幸福美满,已经很少见她蹙眉了,只是她的淡雅气韵,倒是越来越足了。
婚期的前一夜,斯幽又去了那间放置黑砂锅的地方,屋里没有灯火,斯幽就借过透进来的月光,走到了那砂锅的前面。
终于鼓起勇气,斯幽用手指轻轻碰触了一下那砂锅,然而四周安安静静,锅也是静静的放在那里,没有奇怪的光芒,她也没有再穿越回去。
斯幽心里漫过一丝喜悦,她自从见了这锅,心里就一直突突的,只怕有一天不小心碰到它,自己再穿越回到现代。但是现在她可以安心了,她不会再穿越回去了。从车锅开始的那刻起,她就成了钟斯幽,再也不能变成曲斯幽了。
走出房间,轻掩上门,斯幽的心情变得很好,她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想着第二天自己出嫁的样子,心里愉悦,很快就睡着了。
香梦沉酣,斯幽梦中来到了一座桃花林里,里面只有她和华少渊,他们徜徉在林间花下,十指紧扣。
第二天醒来,天气晴好,眼睛不管瞟到那一处,都是芳菲春景。
在自己的婚礼之上,斯幽没有用以前的花样,她只是叫人弄了许多桃枝,然后摆放在礼堂两边。但是桃花烈艳,就只是这样简单的摆设,却给人一种繁花最盛的感觉来。
婚礼之上,斯幽穿着那身绝美的嫁衣,微微一笑,容颜之美,足可倾世。
就在那一天,所有人都知道了斯幽是女儿之身,因为皇上派人送了匾额而来,上面四个御字——绝色厨娘。
并且特赐斯幽以自己本来面目经营酒楼,不用再穿男装,说她虽然是女儿家,但是却是真国色。
这份荣耀连斯幽自己都忘了,直到匾额抬进来,她才想到,皇上曾经金口玉言,说会赏她一个匾额,而这份大礼,却是在婚礼这天送来了。
本就是最幸福的一天,这一切更是锦上添花了。
斯幽走在红毯之上,她侧首看着和她并肩而立的华少渊,他也正侧头看着她,两人目光相接,相视微笑。
前面的高堂座位上,侯爷和侯爷夫人分坐两边,等着斯幽和华少渊前去行礼。
三拜结束,随着礼官高喝一声:“礼成。”
斯幽心中登时一暖,从此以后,这个站在他身侧,风姿玉树的男人,就是她此生的夫君了。
他们将在这里,相亲相爱,相偕白首。
斯幽没有像别的新娘那样,礼成就被送回洞房,这酒楼她本来就是老板,而且有皇上圣意,允许她自在经营。
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斯幽和华少渊还留在酒楼里。
皇上新赏的匾额代替了天下第一名厨那块匾额,高高挂在正厅。
斯幽站在厅中,抬头细看那四个金色大字。
“绝色厨娘呢。”
华少渊从旁边过来,走到斯幽身旁,语声沉软,慢慢的把那四个字念了出来。
“怎么?”
斯幽娇嗔侧首,似笑似嗔看着华少渊。
华少渊在她耳边轻语:“名副其实!”
微微一笑,嫣然如玫,斯幽轻轻的依在华少渊的怀中,他伸臂搂住斯幽,两人静静依偎。
两旁布置的鲜艳桃枝,烈烈绽放,把两个相依的身影掩映在其间。
打赏
我是广告
回详情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123
APP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下载APP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保存
取消
月票
打赏
已收藏
收藏
顶部
看漫画 首页 排行 分类 免费
搜索
历史记录 清除历史
今日热搜
消息
历史

你暂时还没有看过的小说

「 去追一部小说 」
查看全部历史
收藏

同步收藏的小说,实时追更

你暂时还没有收藏过小说

「 去追一部小说 」
查看全部收藏

元宝

0

积分

0

月票

0

卡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