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醒不过来

作者:寄晓墨 字数:2259 更新:2021-01-23 00:01
小伍蹙眉,都什么事了,这个宸王府都是一团乱,哪里有功夫去管一个乞丐。
侍卫闻言颔首,随即便领命离开。
而此刻里面一团乱。
箫景洛更是跟阿飘 一眼,站在这里不知道如何是好,看着眼前的场景,头疼欲裂,她现在就是一个阿飘,迫切的希望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但是……
“怎么回去呢。”
箫景洛望着毛球,可是毛球只会,“叽叽叽叽”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毛球,你说我该怎么办啊,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我不会这一辈都要用这一副灵体的样子生活了吧?”
想到这里,箫景洛瞳色一张,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欲哭无泪的看着眼前的毛球,想要将它抱起来安慰一下自己,可是却发现,自己竟然连抱起它的能力都没有,伸出手的那一瞬,手指便直接穿过的毛球的手,就像是虚无一样。
“完蛋了,我一定已经变成阿飘了……”
箫景洛欲哭无泪。
而此时秦大夫和温老宗主还在争吵,两个人争的脸红脖子粗,可是都没有争论出一个接过来,最后还是温老宗主让步,摊开手,耸肩道:“行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是我不让你施针。”
那就是,“不管你说的对不对,反正我绝对不会让你这么做。”
一句话,让秦大夫脸黑在了当场,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连连骂道:冥顽不灵。
而另一边,皇甫宸逸和梁清翼之间火药味也是浓烈。
碧华和碧落守在箫景洛的床边,看着门口两个人的模样,不免打了一个寒颤,碧华更是忍不住贴在箫景洛的耳边道:“小姐,你要是再不醒过,只怕王爷和翼王,真的要打起来了。”
可不是要打起来,何止打起来,那根本是要生死斗!
箫景洛看着头疼,这自己都已经乱成一锅粥了,结果这个梁清翼又来凑热闹?还嫌她事情不够乱是不是?
可惜,箫景洛现在口不能说,话没人听,只能站
小伍蹙眉,都什么事了,这个宸王府都是一团乱,哪里有功夫去管一个乞丐。
侍卫闻言颔首,随即便领命离开。
而此刻里面一团乱。
箫景洛更是跟阿飘 一眼,站在这里不知道如何是好,看着眼前的场景,头疼欲裂,她现在就是一个阿飘,迫切的希望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但是……
“怎么回去呢。”
箫景洛望着毛球,可是毛球只会,“叽叽叽叽”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毛球,你说我该怎么办啊,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我不会这一辈都要用这一副灵体的样子生活了吧?”
想到这里,箫景洛瞳色一张,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欲哭无泪的看着眼前的毛球,想要将它抱起来安慰一下自己,可是却发现,自己竟然连抱起它的能力都没有,伸出手的那一瞬,手指便直接穿过的毛球的手,就像是虚无一样。
“完蛋了,我一定已经变成阿飘了……”
箫景洛欲哭无泪。
而此时秦大夫和温老宗主还在争吵,两个人争的脸红脖子粗,可是都没有争论出一个接过来,最后还是温老宗主让步,摊开手,耸肩道:“行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是我不让你施针。”
那就是,“不管你说的对不对,反正我绝对不会让你这么做。”
一句话,让秦大夫脸黑在了当场,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连连骂道:冥顽不灵。
而另一边,皇甫宸逸和梁清翼之间火药味也是浓烈。
碧华和碧落守在箫景洛的床边,看着门口两个人的模样,不免打了一个寒颤,碧华更是忍不住贴在箫景洛的耳边道:“小姐,你要是再不醒过,只怕王爷和翼王,真的要打起来了。”
可不是要打起来,何止打起来,那根本是要生死斗!
箫景洛看着头疼,这自己都已经乱成一锅粥了,结果这个梁清翼又来凑热闹?还嫌她事情不够乱是不是?
可惜,箫景洛现在口不能说,话没人听,只能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一幕,干着急。
时间历经一天一夜。
最后,温老宗主和秦大夫两个人各让一步,但是方法都用尽了,可是箫景洛就是昏迷不醒,而梁清翼一日被阻拦,第二日却又来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秦国的使臣也已经到了,话里行间,都是探究三国联盟,是不是要进宫秦国的意思。
这话显然是让周正廷对梁国和任国下逐客令。
毕竟两位一国之君,竟然都亲自纡尊降贵在他们大晋的领土,这要是传出去,确实是让人担心。
但是……
“我不能走。”
东方仪挺着小腹,一脸不愿的看着路若离,咬牙道:“现在箫景洛生死未卜,我怎么能就这么离开,不行,而且,就算是我走了,但是你也不能离开。”
东方仪看着路若离道,心里多了几分不悦,“你现在谋害王妃和侯府夫人的嫌疑犯,我不能让你一个人留在晋国,以身犯险。”
“陛下。”
路若离闻言,面上拂过一道悸动,看着东方仪,作揖道:“陛下,我不会有事,但是你是千金之躯,你不能出事,你现在这样的情况,留在这里,才是更加危险。”
路若离早已经动了劝说东方仪回任国的心思。
一国之君,在他国的国都之中,任谁听到都会觉得古怪,甚至可能会引起一些人图谋不轨。
若是平时,也就罢了,东方仪的身手矫捷,他不需要担心。
但是现在东方仪是一个孕妇,身怀六甲,他绝对不能让陛下有一点伤,想到这里,路若离头低的更深,鞠躬尽瘁道:“陛下,请陛下三思而后行!”
“三思而后行?”
东方仪坐在圆桌前,身边,放着一个琉璃盏盛放的糕点盘,如今她身怀六甲,胃口却和以往大不相同。
她以往都是喜欢甜食,可是现在却喜欢酸辣,这些云芝糕,在里面加了比平常多了好几倍的酸果,厨房的人都不敢尝一口,可是东方仪却喜欢的不行。
她随手捏了一块,放进了嘴里,看着路若离,淡淡 一笑道:“我当初若是三思而后行,也就不用将你我置于这样尴尬的境地了。”
一句话,让路若离的脸色沉了几分,目光落在了东方仪高挺的小腹上,随即撩开袍子,但系跪在了东方仪的面前,恭恭敬敬道:“陛下,我是你的臣子,这辈子都是。”
臣子?
东方仪闻言,唇角扬起一抹嘲弄,就像是自嘲,她看着路若离,明明已经决定放下,可是因为和路若离的朝夕相处,冰冷的心,竟然渐渐重焕新生。
“大司马。”
东方仪敛眸,缓缓道吐出了路若离的名字,用的是尊称,看着路若离道:“大司马,我虽然是任国的皇帝,但是我也是一个人。”
言简意赅的一个字,让路若离的目光沉着了几分,他仰起头,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惆怅,绵延……不知所措?
路若离知道自己的怯懦,也知道东方仪的心意,可是他却不能回应,正如他说的,自己这一辈子都可能是孤独终老的命运。
无儿无女,无妻无房,孑然一身。
“陛下……”
“我是一个人,我有七情六欲,我有朋友,而箫景洛,就是我的朋友,不是因为我是女帝,我是任国的皇帝,而是,我只是东方仪。”
此话一出,路若离的目光深邃了几分。
他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女人,眼底拂过一道痛色,“抱歉。”
“你不需要对我说对不起。”
东方仪的语气平静下来,随手又捏了一块云芝糕,在路若离的面前晃了晃,摇头道:“这件事本就是你情我愿,你如今虽然没有刘家小姐,但是还有被人,大司马,是我当初任性,竟然动了不该有的心思……”
东方仪说的自己就像是一个风流不羁的浪荡子,却不知道,这一副样子看在路若离的心里多么的难受。
这一切……是他的错。
“陛下永远都是对的。”
路若离坚定说道。
打赏
我是广告
回详情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123
APP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下载APP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保存
取消
月票
打赏
已收藏
收藏
顶部
看漫画 首页 排行 分类 免费
搜索
历史记录 清除历史
今日热搜
消息
历史

你暂时还没有看过的小说

「 去追一部小说 」
查看全部历史
收藏

同步收藏的小说,实时追更

你暂时还没有收藏过小说

「 去追一部小说 」
查看全部收藏

元宝

0

积分

0

月票

0

卡券

0